清远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联网 > 正文内容

这样才叫岳母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八章,轻柔一吻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清远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第一百三十八章,轻柔一吻

    门板很快从里面打开,顾斜阳微笑着,一手拧开门把手,一手提着垃圾袋道:“喏,在这里,还有小野寺的,等我一下,我去拿。”

    湛蓝接过垃圾袋,递给保洁阿姨,保洁阿姨直接放在了推车上。

    很快顾斜阳又提了一袋出来,又被保洁阿姨放在了推车上。

    顾斜阳关上办公室的门,顺便就去公用洗手间了。

    保洁阿姨推着车,转身就要离去,湛东忽而出声制止:“等一下!”

    闻言,保洁阿姨的步子瞬间僵硬了起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头也不敢回。湛东静静看着她的双腿,发现竟在隐隐颤抖。

    “哥,有什么问题吗?”湛南诧异地看着哥哥。

    湛东没说话,只是往前走了几步,看着保洁阿姨:“阿姨,您脸色不好,工作辛苦,要多注意休息。”

    保洁阿姨闻言,点点头:“哎,我,我会,谢谢你关心!”

    “嗯。”湛东细细盯着她看了会儿,这位阿姨始终不敢把自己的眼皮抬起,正视湛东。

  &n患有羊癫疯的人在生活中需要注意什么呢?bsp; 湛东伸手拿向顾斜阳前后交出的两个垃圾袋,这位阿姨的脑袋终于动了动,目光紧张地盯着袋子。

    湛东面无表情地将袋子从小推车上拿下,道:“阿姨,这两个袋子我们自己丢。”

    “额,哎,好的,好的。”保洁阿姨说完,直接推着小车就离开了。

    湛东提着垃圾袋,看着她仓皇离去的背影,眸光幽深。

    湛南站在一侧道:“哥哥,你觉得这个有问题?”

    “嗯。”湛东没有多言,只是淡淡应了一声,转过身之后便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

    小野寺跟倪子洋都在里面说着话,见湛东提着垃圾袋进来,目光中均流露出不解。

    倪子洋眉宇轻扬:“怎么了?”

    湛东坦言:“今天两个办公室之间传送的文件比较多,往常保洁阿姨来收垃圾之前,小野寺哥已经将当天的废稿全部交由我放入碎纸机里绞碎再交给保洁阿姨的。但是今天,小野寺哥回来的晚,保洁阿姨刚才过来秘书办公室收垃圾,顾小姐也没有把今天的废稿交给我去碎纸,我怕有重要的文件泄露,所以,安全起见,我把垃圾留下了。”

    “呵呵。”小野寺笑了:“真是个细心的孩子,我今天下午刚好出去了一趟,回来后直接来了这里,还没有回过秘书办公室。”

   &哪些情况是癫痫病的症状?nbsp;倪子洋也笑了:“安全起见,那就看看吧,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嗯。”小野寺起身先接过一个袋子,认真检查了一遍,没问题,又换了一个袋子。

    打开的一瞬,他面色一愣,直接从里面取出一叠完整的手稿,这就是他这几天跟倪子洋汇总出来的记录标底数据的手稿!

    他吓得额头都开始冒汗,气的俊脸发绿!

    倪子洋一见他神情不对,大步走过来:“怎么了?”

    他接过小野寺手里的废稿一看,整颗心也是咯噔了一下!

    什么都不用说了,很明显,这是他家阳阳干出来的事情!

    倪子洋面色微白后,额角也微微渗出了汗——好险!

    小野寺受不了了,他一把夺过倪子洋手里的废稿,怒发冲冠地就要回秘书办公室里去找顾斜阳兴师问罪!

    当他冲到隔壁办公室的时候,顾斜阳才刚刚从洗手间回来,刚刚落座。

    她眨巴着一双清纯无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小野寺,露出一抹清甜的微笑:“你回来啦?土地局的事情谈的不顺心吗?”

    小野寺把手里的东西往她面前的办公桌上用力一拍!

  &太原癫痫病治疗贵吗nbsp; “啪!”地一声,吓得顾斜阳小脸一白。

    他来势汹汹的气势,让顾斜阳隐约怀疑,他是不是冲着她来的?

    小野寺面色铁青地瞪着她:“你是猪脑吗?我有没有跟你交代过,这个标底很重要?!我有没有跟你交代过,每天的废稿要存着,等我下班前拿去绞碎?!我今天回来的晚,没有跟你要废稿,可是碎纸机就在影印室里,你把这个往里面一放,摁一下按钮就能绞碎的事情,还是说你已经弱智到连碎纸机都不会用了?!”

    “我。。。”顾斜阳被吓到了,她咽了咽口水,拍着小胸口道:“我,这个我中午打印完毕,下班前就丢进垃圾桶了,你没有跟我说这个要碎纸,我还以为有了打印的,这个手写的就不重要了,反正上面乱七八糟,谁看的懂?”

    “你!你说什么?!”

    小野寺气的差点控制不住情绪要揍她了!

    倪子洋忽然推门而入,关门后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揽过小野寺的肩,连拖带拽地拉着他去沙发上。

    小野寺喷火的眼眸直直落在顾斜阳的脸上!

    而倪子洋则是伸手用力摁着小野寺的肩膀,让他坐下。

    倪子洋在冰箱里取出一罐冰镇的饮料,然后打开塞小野寺手里,温声安抚着:“喝点水,消消气,我来跟她说。”

  &nbs哈尔滨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p; 小野寺全身僵硬一动不动,倪子洋跟他同学多年,知道他怒极的时候就是如此。

    倪子洋拧着眉,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向办公桌,看着顾斜阳。

    顾斜阳的一双手指放在腿上,不安地纠结着,瞳孔深处满是忐忑。

    就连精致的小脸也是泛着一丝苍白。

    他俯下身,一手扶在顾斜阳的椅背上,一手撑在办公桌上。

    事到如今,从小野寺的方向看过去,依旧有种让人觉得倪子洋是在纳她入怀的感觉。

    顾斜阳看着小野寺那样发疯,又看连倪子洋也跟了过来,于是怯怯地说着:“我、我是不是又闯祸了?”

    倪子洋深深看了她一眼,柔声道:“阳阳,以后但凡这间办公室里的废稿,在丢入垃圾桶之前,一定要放入碎纸机碎纸。哪怕只是你闲暇时候无聊了,随手画的涂鸦画,也要放进碎纸机里碎纸,明白了吗?”

    他的言语中没有半点的责备跟抱怨,温柔的态度让她忐忑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她点点头:“我明白了。”

    “乖!”他对她微微一笑,在她额头一吻,动作轻柔。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ekx.com  清远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