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欧冠 > 正文内容

圣者降临最新章节_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科瑞恩的彩虹果汁(二合一章节)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清远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简单来说,教廷与魔法议会在曙光战争结束数百年后,因为意识形态上的根本差异,终究不可避免地产生了龃龉,在当年那些缔造了和平之世的人类英雄们相继辞世后,便开始或明或暗地在各个领域展开了竞争”

    林顿发现柯蒂利亚的口才很好,而且思路清晰,语速也不快不慢,因此听起来让人感觉很舒服。

    而且,她叙述时的立场也比较客观,并没有刻意去褒扬或贬损其中一方。

    “那时,有些魔法师开始研究教廷的神术的秘密,希望能够剖析出信仰之心与神术的本质,摧毁光明教廷的信仰根基,其中,尤其以奇尔奇拉为代表的‘贝洛克炼金学派’的研究最为深入”

    根据侏儒大工匠格尔宾所撰写的《炼金发展简史》中的信息来看,贝洛克致力于研究信仰之心的本质以及神术的施放原理,从而以炼金术的“等价交换原则”还原神术施放的过程,他的具体研究内容十分艰深,即使在当时也鲜少有人能够理解,即使在《炼金发展简史》中也没有详述,只是知道其在不算很长的十数年间,便取得了几个令人侧目的阶段性成果。

    然而,这种研究触及了教廷能够容忍的底线,于是,在并未与魔法议会进行交涉的情况下,宗教裁判所所长维尔曼带领五位擅长隐秘行动的传奇强者突袭了对方的魔法塔,成功将这位“渎神者”净化。

    “不过,如果奇尔奇拉能怂一点,乖乖窝在多兰蒂尔城内,教廷的此次行动或许还真难说一定能够成功。”

    说到这里,少女摊了摊手:“可惜,这位炼金学大魔导师迈入传奇领域的时间并不算久,根基尚且浅薄,又因为性格桀骜孤僻,不仅没有多少朋友,甚至与许多资历很高的守旧派大魔导师不睦,因此并没有将自己的魔法塔修建在法师之城多兰蒂尔,而是选择了与其相距不算很远的安洛斯,独自带着少数学徒进行研究。”

    “性格孤僻,没有多少朋友的独狼么”

    “你你看我干嘛!”

    “没什么”

    林顿勾起嘴角移开了视线:“学姐你继续说”

    他现在觉得自己已经基本摸透了眼前少女的性格,而且渐渐发现,偶尔调戏对方一下还挺有趣——当然,这个度必须把握好,不然可能反噬自身

    “你这家伙!”

    似乎也清楚自己如果不打自招就太过于愚蠢了,少女咬牙切齿地瞪了林顿几秒,还是没有发作,从桌边的一个点心盘里拈起一块曲奇,咔嚓咔嚓地嚼起来,看癫痫病医院哪个较好这模样,仿佛那是林顿的脑袋似的,让一旁的后者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接着,她灌了口茶,重新开口。

    “总之,当时的奇尔奇拉或许也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毕竟炼金领域的传奇强者,几乎是最不惧怕围攻与暗杀的传奇魔法师之一了,更何况,他还待在自己亲手建造的炼金魔法塔中呢。”

    “但他显然小觑了教廷将可能影响自身信仰基础的‘不稳定因素’斩草除根的决心”

    接下来的结果便是如《净化序列》中所述的一样,面对六位传奇强者不计代价的围攻,奇尔奇拉就算再怎么天资卓绝,在自己的魔法塔中手段尽出,花样不断,也根本没有任何幸免的可能。

    不过也因为对方实力出乎意料地强悍,令裁判所这次进行暗杀行动的几位传奇在战斗中,不得不动用辨识度极高的圣痕与光明之力,导致教廷想要甩锅都不可能甩得掉——但显然,即使不惜暴露身份,奇尔奇拉也必须要死。

    “魔法议会的高层在奇尔奇拉被教廷暗杀后怒不可遏,据说当初若不是有包括精灵女王希莉露多雅,以及矮人族族长穆拉丁等威望极高的人物亲自出面调停,甚至差一点酿成魔法师与圣职者之间大规模的全面战争”

    “然而此后,魔法议会与光明教廷的关系彻底降到了冰点,数年间便发生了十几场大大小小的摩擦,甚至摈弃了初代教宗与‘晨星法神’的遗训,连魔域大封印的共同维护任务也一度荒废了近十年左右。”

    “当然,在人类的各种历史典籍和著作中,对教廷与议会关系变差的具体起因都语焉不详”

    根据学姐的说法,大多数现存的人类史料对这段历史要么完全没有记载,即使有,一般也会尽可能绕开这些敏感事件,或将冲突的导火索归咎于圣职者三观存在基本差异,难以互相理解所导致的各种其他冲突事件上去。

    很快,因为人类的愚蠢和短视,报应终于到来了。

    “光明历295年,深渊领主提萨玛斯一举突破准魔神,并与另一位准魔神实力的深渊领主——‘秽翼’安布西亚斯达成合作,在确定了失修已久的魔域大封印最薄弱的坐标节点后,趁着第九代圣女格琳薇尔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对大封印的维持能力大幅下降之时,联手将位面晶壁打破了一个足够其真身降临的缺口”

    “‘秽翼’安布西亚斯?难道是那个”

    听到从学姐口中说出的这个名字,林顿心中一动,但并没有打断对方的话,而是继续聆听。

    “于是,恶魔们在曙光战争结束近三百年后,第二次大举入侵,虽然由两位准魔神领导的恶魔军团的规模,远远不及数百年前古魔神拉法姆诊断治疗癫痫病医院亲自率领的深渊联军来的庞大,但依然是远超战乱级的灾难”

    与此同时,自曙光之战后一直蛰伏的黑暗议会也不甘寂寞,除了一些在此次入侵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深渊魔法师带路党之外,就连那些吸血鬼、巫妖和各派系的黑暗与死灵法师也纷纷趁此机会浑水摸鱼,世界再度陷入了巨大的混乱与危机之中。

    在巨大的压力下,光明教廷教宗阿方索三世自感罪孽深重,抹除自身“圣”字封号并主动退位,魔法议会议长萨缪尔·洛克史密斯也在千夫所指一片骂声中,不得不引咎辞职。

    接着,为了赎罪,退位教宗阿方索三世与洛克史密斯议长亲自前往恶魔入侵的最前线,阻击恶魔们的军势。

    “那次战斗的结果便是,阿方索三世以全力施为的神降术和大预言术,直接击杀了深渊领主提萨玛斯,并将安布西亚斯打得重伤逃遁,解除了危局,给议会和教廷赢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

    “这就是教宗的实力么”林顿不由得悠然神往。

    “可惜,数千年间过去,当年目击了那一战的人应该也都已经作古,因此具体的战斗细节并不是非常清楚”

    通过现存的史料典籍,只能知道在那场战斗中,安布西亚斯付出了一只翅膀的代价,让身为传奇大魔导师的洛克史密斯议长当场去世,而阿方索三世也因消耗过大,在紧急送往圣城的过程中便蒙主恩召——他也是在光明教廷正式建立近三百年来,第一位战死的教宗。

    匆匆即位的教宗圣莱纳斯一世,以及议会新上任的荷尔拜因议长不得不接手这个烂摊子,并开始促成魔法议会与教廷继曙光战争之后的再次联手。

    “两位领导人都很清楚,在此次战争期间,议会与教廷不可以发生任何摩擦与内耗,必须集中所有的力量,共同抗击来自异位面的侵略者”

    “同时,他们也意识到,战斗即使获胜,日后为了联手维持魔域大封印,也必须让议会与教廷的关系始终保持在相对和缓的状态。”

    “因此,为了之后主物质位面的安稳,为了两个庞大势力的“重归于好”,还必须抹除一个障碍——也就是奇尔奇拉和他的新炼金学派存在的痕迹。”

    似乎是因为平日里很少说这么多话,少女说到这里,又端起茶杯啜饮了几口,润了润喉咙。

    林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显然,在风向变了之后,“亵渎神圣”的贝洛克炼金学派的存在,已经成了令教廷与议会不和,以至于酿成今天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

    为了维持教廷与魔法议会之间的关系,不仅“渎神炼金师”奇尔奇拉必须死,他和他的研究学派存在过的痕迹也必须从这个世界上消如何预防先天性癫痫的发生失!

    加上荷尔拜因议长原本便是魔法议会中亲教廷派系的领袖,不爽这个恃才傲物的“炼金大师”所代表的那股新兴势力已经很久了,在与教会达成了p交易之后,也很愿意借此机会,清洗一下议会内部“不听话”的家伙,巩固自己的威望和地位。

    “于是,新上任的荷尔拜因议长以血腥的手段,将奇尔奇拉残存的少数学生和余党全部秘密逮捕处决,与教廷联手将贝洛克炼金学派这个‘不稳定因素’存在的痕迹尽可能从世界上抹去,甚至少数几个曾经与奇尔奇拉交好,以及同样进行过光明神术的解析与研究的魔法师也跟着倒了霉”

    “而有了奇尔奇拉的前车之鉴,魔法议会中知晓这段历史的魔法师们,一时间也无人再敢研究光明神术”

    “嗯,基本上就是这样啦!”

    一口气说了许久,少女似乎又有些口干,习惯性地伸手拿起杯子,却发现杯中已经空空如也。

    见状,林顿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个锥形水晶瓶,打开塞子递给柯蒂利亚:“学姐,你尝尝这个。”

    少女下意识地接过林顿手中的瓶子,接着一下就被瓶中的液体的色泽吸引了。

    大约只有剔透的水晶瓶中的液体从上到下,泾渭分明地呈现如同彩虹一般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色彩,而且像高阶的圣水一般,散发出淡淡的光辉,看起来美得如同梦幻。

    “这是?”

    “学姐你喝就知道了。”林顿对其眨了眨眼睛。

    “”

    柯蒂利亚盯着瓶中的液体好奇地闻了闻,却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于是她浅浅地抿了一口最上层的红色液体。

    “唔!”

    入口便是一种灼热的冲击感,如同喝下了一团火焰,但随之,奇特的果香夹杂着焦糖般的香味便涌上来,与的感觉一同刺激着味蕾,让少女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好,好喝”

    柯蒂利亚忍不住又喝了一口,闭上眼睛陶醉地品味了片刻,然后又灌了一大口。

    “咦?”

    最上层的红色液体量最少,两口便已经喝完,而下面的橙色液体却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味道——酸甜,清凉而带有一丝恰到好处的微苦,余味悠长,一改之前浓烈霸道的口感,令人精神一振。

    少女难以置哈尔滨癫痫患者去哪家医院好信地看着杯中散发着迷梦般七彩光泽的液体:“这,这饮料叫什么名字?”

    她曾经以为林顿制作的月莓汁已经是超级好喝了,但显然,比起眼前的七彩饮品,月莓汁简直被完爆了十条街去!

    只是这么几口,她就已经彻底爱上了这种神奇的饮料。

    “科瑞恩的彩虹果汁。”

    林顿笑了笑:“由多种水果与魔药配置而成,每个色层都有不同的味道,而且还有少量的滋养身体和精神力的效果,是我独家的配方哦。算是对学姐你帮我查找资料的感谢吧。”

    接着,林顿又从空间袋中取出了一些金黄色的小馅饼,放在一旁的点心盘中:“这是我烤制的瓦尔莎拉浆果馅饼,很适合配上彩虹果汁一起享用哦。”

    在安其罗府邸的一个月间,林顿也曾经借用厨房练习自己的烹饪技能——这都是他的厨艺在达到高阶后,新刷出的两个系统烹饪配方,因为配料繁多,而且有些材料稀少昂贵,制作工序也十分繁琐,林顿也就做出了两三份,就连安其罗老头都还没有享受过呢。

    事实上,系统中这种饮料的名字叫做“玛娜勒的七彩果汁”,但无耻的林顿直接将其冠上了自己的名字——反正,这也是自己独家出品,别无分号。

    “哼,看你那么有诚心我就勉强吃一点”

    例行傲娇了一句,柯蒂利亚便开始美滋滋地享用着小馅饼和彩虹果汁,惬意地眼睛都眯了起来,偶尔还会发出含糊不清的享受和赞叹声,看起来就像一只得到了木天蓼的猫咪。

    林顿则在一旁默默回想着刚才听到的讯息。

    贝洛克这个天才和他的炼金学派,最后竟然沦落到这么一个悲惨的结局。

    可惜,此人天才是天才,但显然性格上也有许多致命的缺陷,林顿觉得这也是导致他“身死道消”的重要因素之一。

    不得不说,当时的教宗阿方索三世倒也足够“杀伐果断”,将危险的种子扼杀在了萌芽之中,否则,若是奇尔奇拉没有被杀,而是继续进行他的研究,实力快速增长,或许到了今天,光明教廷恐怕都已经

    另外,柯蒂学姐刚才提到的第二次恶魔入侵,还有一个让林顿有些在意的名字。

    “‘秽翼’安布西亚斯”

    在听到这个耳熟的名字时,林顿便立刻回想起了他曾经经历的那次“虹之平台”副本。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ekx.com  清远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